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

主页 > 网站建设知识 >
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

两江总督权势极大,为什么却怕曹雪芹的爷爷,五品小官曹寅?

作者:建站无忧网   时间:2020-06-01 08:39

《红楼梦》里贾府的奢侈让人震惊,但这些不是作者曹雪芹凭空捏造。他年幼时正赶上曹家最后的辉煌。因为亲身经历了惊人的奢华,与随后的没落,《红楼梦》才能写得那么深刻。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无论是《康熙王朝》还是《雍正王朝》,都以另一种身份出现过——魏东亭。“魏”与“曹”,“东亭”与“楝亭”,给人强烈的暗示:魏东亭就是曹寅。

图-清朝疆域及两江总督辖区示意图

曹寅做的官级别并不高,江宁织造郎中,五品而已。就是这个五品“小官”,不要说三、四品的官了,就是从一品的两江总督,对自己地面上的江宁织造郎中,有理也要让他三分。只要江宁织造郎中看自己不顺眼,一本密折递上去,自己的红顶子可能就飞了。曹寅本人的能力,没什么能让两江总督害怕的。真正让两江总督害怕的,是曹家与康熙帝特殊的关系。

曹家的老祖宗原来在明朝做官,驻守沈阳。清太祖努尔哈赤攻破沈阳城,曹家满门被俘。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当年只有2岁,就成了四贝勒皇太极的包衣奴才。曹玺长大后,和爱新觉罗皇族的关系非常不一般,他的老婆孙氏,是康熙帝的奶妈。这层关系,让康熙帝对曹玺另眼相看。

图-沈阳位置及地形示意图

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江宁织造郎中职务空缺。此前,曹玺在弹压山西发生的叛乱立下功劳,康熙帝想赏曹玺什么。位置太高不合适,太低也不合适,江宁织造郎中比较合适。江宁织造郎中是干什么的?江南地区的丝织业向来发达,生产出的丝织品在全国都是一流的。皇帝是天下第一人,衣服自然要穿全国最顶级的。为了皇家的穿衣打扮,清廷在江南设立江宁织造局、杭州织造局、苏州织造局。这三个局的任务就是给皇帝进献服装,说得通俗点,就是皇帝的私人服装厂。给皇帝做衣服的官,级别是不高,但不是皇帝信得过的人也当不了江宁织造郎中。

图-清朝江苏省示意图

曹玺出任江宁织造郎中,有两个任务,一明一暗。明的任务自然就是给皇帝采办五花八门的服装。暗的任务是坐镇江南头号重镇江宁(南京),刺探江南各路情报。南京是明朝故都,凭山临山,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反清势力攻克江宁,大清的天下就要垮掉一半,所以康熙必须派绝对亲信坐镇江宁。即使是两江总督(康熙二十一年以前,设江南江西总督,后改为两江总督)这么高的官,皇帝也未必放心。康熙让曹玺下江南,任务之一就是监视两江总督以及其他官员。有什么问题,曹玺可以绕过两江总督,直接向康熙帝打小报告。

图-明朝南京城格局图

说得再通俗一点,曹玺这个江宁织造郎中,实际上就是清廷驻江宁的特务头子。在康熙朝,两江总督(含江南江西总督时期)虽然以满臣大员居多,但他们再是皇帝的奴才,也不如曹玺和康熙帝的关系近。放在民间,曹玺是康熙帝的“奶爸”,这个关系,谁比得了?两江总督掌控江南江西的军事,可以说呼风唤雨,却在江宁织造郎中面前却不敢充大,真的惹不起。如果两江总督和江宁织造郎中发生矛盾,二人各上折子弹劾对方,康熙帝会相信谁,不言而喻。当然,能当上两江总督的那都是人中龙凤,谁会傻到得罪康熙帝密派的特务头子?

曹玺在江宁织造郎中任上,为康熙帝办了很多事,深得康熙帝信任。康熙二十三(1684年),曹玺死在任上。江宁织造郎中要承担皇帝在江南的密探任务,必须用自己人。曹玺的儿子曹寅和康熙帝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甚至可以说,康熙信任曹寅的程度,要大于信任其父曹玺的程度,毕竟曹寅是陪康熙帝从小玩到大的。

图-龙袍图案

曹寅不但出任江宁织造郎中,还当过两淮巡盐御史,这可是天下一等一的肥差。康熙这个决定,等于告诉包括两江总督在内的官吏:曹寅是朕的心腹,你们看着吧。谁都不傻,得罪曹寅就是得罪康熙。曹寅在江宁做的很多事情,都堪称“如朕亲临”。曹寅这个五品“小官”,可以决定很多大员的前程。

事实也证明,康熙帝是何等的信任曹寅。康熙帝南巡六次,五次住在曹家,这天大的面子,谁有?皇帝南巡住在家里,曹家花的钱自然如流水一般,没少落下亏空。有不怕掉红顶子的弹劾曹寅在任期间江宁织造账面亏空,每一次弹劾都被康熙帝强行压下来。两江总督噶礼曾弹劾过曹寅,但噶礼是在康熙四十八年(1708年)出任两江总督的。次年,噶礼弹劾曹寅,照样被康熙帝压住。噶礼这个人性格强硬,谁都敢参,是出了名的惹事精。噶礼没几年就犯了大案,差点被康熙帝凌迟处死,念其旧,勒令自尽。

图-清朝初年疆域图

曹寅被康熙帝当成自家人,恩宠无度。只是曹家的账面亏空实在太大,康熙帝让曹寅弄银子填上,曹寅哪有银子填这个无底洞?1712年,心力憔悴的曹寅病死。曹家在康熙末年衰势明显,康熙帝已明显不把江宁织造郎中曹頫当自己人了,逼曹頫填补亏空,这就给后来的雍正帝查抄曹家埋下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