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

主页 > 网站优化知识 >
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

南宋皇室遗孤,崖山侥幸未死,后代继承民族气节,抗战牺牲数十人

作者:建站无忧网   时间:2020-06-06 09:55

崖山之战,导致南宋彻底灭亡。残宋战败以后,十万军民蹈海殉国,其忠贞与不屈憾古恸今。从战术层面来看,残宋方面的决策者武将张世杰、文臣陆秀夫对战役失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他们和几十万军民在绝境中所表现出来的民族气节和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不能不让人叹服。

南宋虽然覆没,但输得是这样的悲壮和节烈,勇士们面对外族入侵和压迫,拼死抵抗,为争取民族生存、自尊、自卫而英勇献身,义无反顾,闪耀着爱国主义的“崖山精神”就是中华的民族精神。

崖山精神,春秋大义,鼓舞后人。周恩来总理曾说:“崖山这个地方的历史古迹是有意义的,宋朝虽然灭亡了,但当时许多人继续坚持抗元斗争,保持了民族气节。”

在这场中华文明史上空前的浩劫之中,广东吴川的易氏先祖仕熊,与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及十万殉国军民一样,入绝境而不惧,虽无望仍舍命,失败了殉国尽忠绝不苟且屈服,憾天地而泣鬼神。

较之其他殉国之士,易仕熊是幸运的,他先是被渔民救起,后又受掩护脱险,最终躲过元军追杀而得以善终。其少年得意,新婚征战,殉国被救,终得善果的一生,跌宕起伏,惊险曲折。

一、少年得志 传奇姻缘

《湛江市志》有载:“南宋景炎二年(1277年),在元朝大兵追击下,南宋残军逃至今湛江市郊区硇洲岛及附近海域。南宋军约20万人,还有10多万百姓从莆田、福州、潮州等沿海岸线相继逃到大陆南端,散居在雷州半岛及其北部部分地区。”

在这些迁徙湛江的移民中,有一对宋朝皇室夫妇落籍定居在今吴川市塘墁镇上杭村,他们是迄今止定居在湛江唯一的正宗皇亲国戚。这对夫妇,女的是皇帝宋度宗的亲侄女,晋王府郡主赵贻谋;男的是武进士,银青光禄大夫易仕熊。

易仕熊原籍广东鹤山,宋宝佑六年(1258年)出生,其父是驻京武官,九门提督(禁卫军首领)。易仕熊从小受到崇尚精神的熏陶,加上天资聪明,勤奋好学,苦练学得一身过硬武功。不到15岁,已能完成县、府、院三试规定的考取武秀才的全套科目:90斤力拉硬弓,120斤重大关刀花式舞刀,240斤重石砧抱转兜圈和百步射箭中靶。

17岁已中举为武举人,进京赴考连捷,为末度宗甲戍武科进士。当时,南宋多事之秋,屡受元军人侵骚扰,武将人才紧缺。易仕熊年方17已为武进士,轰动京城,被视为奇才。皇帝宋度宗极为赏识,钦旨侄女晋王郡主与其成婚。晋郡主聪明貌美,熟读诗书。传说她曾女扮男装喑中考察易仕熊,被易的才貌折服。易仕熊一跃为皇室郡马,18岁授封为银青光禄大夫,从二品,达到他人生的巅峰。

二、慷慨悲歌 勤王崖山

易仕熊大婚不久,元军挥师南下,1275年攻破南宋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宋恭帝被俘。南宋将臣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等文武百官及数十万士卒,护送11岁的宋端宗等向东南沿海逃亡。宋军逃到广东潮州一带时,易仕熊为轻装上阵,不被家眷拖累,把妻子安顿在老家鹤山鹤巢岭。

赵贻谋夫人深明大义,勉励丈夫以社稷为重,精忠报国,切勿儿女情长。易仕熊与妻子作别,奔赴战场。此时,陆秀夫、张世杰已护驾少帝到硇洲岛,未几,宋端宗驾崩,众臣拥8岁的卫王为帝,改元祥兴,仕熊听得消息,便马不停蹄奔赴硇洲。

易仕熊奔赴硇洲途经吴川,会见了避元兵南下的吴川籍进士、右相兼框密使陈惟中。陈惟中是南宋忠臣,宋宝佑四年(1256年)易仕熊尚未出世便己中了进士,但是他对易仕熊的才干非常敬重,在吴阳极浦亭与易仕熊共议勤王事宜。

他们不辞劳苦,四处奔走,密会精英,招兵买马添置船只,筹划光复宋室。陈惟中曾赋诗记下心况:“极浦亭前望远天,海月高时人未眠,异日北归须记取,平芜尽处一峰园”。一切就绪,会合硇洲行动在即,群臣却拥幼帝开赴新会崖山,最后血战崖门,全军覆灭。

在南宋最后的几次战役中,南宋军队人数都比攻打他们的蒙元军队多,但是南宋朝廷已积重难返。尽管有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易仕熊等武将文臣殊死奋战,仍然在崖山一役彻底失败。

在崖山血战中,蒙元的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率军与易仕熊面对面博杀。张弘范力劝易仕熊投降,可享荣华富贵。易仕熊正气凛然,南宋军民誓死不降,文臣武将先后战死,陆秀夫背起只有九岁的小皇帝跳海殉国。易仕熊自感无力回天,遂与十万军民一样蹈海,所幸为渔民救起。

宋朝灭亡,易仕熊仰天浩叹,悲怆不已,面北痛哭数日,以祭国殇。陈惟中决意誓不仕元,远走占城(越南北部)。易仕熊不忘故国,决心隐居吴川。

山河改色,一路艰险,易仕熊在逃亡路上,躲过了重重险阻,后遇上仰慕英雄的吴川人吴保父女。在“梅录酒寮”,吴保父女机警地掩护易仕熊,但被认贼作父的叛将仄胜识破,将吴保杀死。仄胜叛宋降蒙后,当了张弘范乾儿子,成为元军的偏将军。在与仄胜的较量中,易仕熊最终将仄胜斩杀。

三、两情忠贞 扎根吴川

战争乱中,易仕熊与夫人赵贻谋在公元1277年于羊城泣别。两年后南宋覆亡,赵贻谋不知丈夫生死。在漫长的苦苦守候中,她同易仕熊一样,经受着元蒙的追杀,又婉拒了地方绅士的求婚,坚守着当年同易仕熊的婚誓。易仕熊在“梅录酒寮”也婉拒了沦为孤苦一人的吴保之女吴兰香的求爱。他托吴兰香前去寻找赵贻谋,自己则继续在吴川寻找栖身之所。

分离6年后,这对落难的南宋皇室成员,终在吴川板桥河上的桥头重逢。一对南宋皇室成员落脚吴川的故事,成了粤西永久的佳话。赵贻谋长途跋涉,千里寻得夫君,得知丈夫立意在吴川开基创业,欣然支持。他们初居飞鹅岭,徙居碓砍岭,后发现一青山环绕,绿水萦迴,风光秀丽,景似杭州的地方,便定居于此。为怀念南宋王都杭州,起名“上杭”,“上”与“想”近音,即思念宋室之意。

易仕熊从朝廷大官沦为一介平民,夫人赵氏也从皇室千金变为乡间村妇,他们面对反差,正视现实,相敬如宾,相濡以沫,重写人生。他们扎根上杭,开挖沟筑塘,与村民友好相处,教乡民武艺,传授推广中原和江南的生产技术和文化,为当地发展做出了贡献。

为纪念易仕熊夫妇的忠贞爱国精神,由吴川市作者黄龙光创作、改编,著名粤剧编剧秦中英编剧,吴川市粤剧团演出的粤剧南派艺术剧目《南宋孤鸿》,于2013年2月2日晚上,在吴川市万和文化广场隆重首演,该剧分“御前夺魁”、“花烛明心”、“崖门血战”、“古劳逃遁”、“酒家脱险”、“情铸板桥”等六场,艺术地再现了易仕熊的忠义为国及其夫妇两的忠贞爱情,受到了粤剧界的好评和吴川戏迷的热捧。

四、祖先遗训 激励后人

易仕熊是吴川易氏家族的始祖和奠基人,也为吴川的发展和培育人才作出过重要贡献,口碑甚好。易仕熊临终前,还留有家训,再三嘱咐子孙,与人为善,与邻村各族姓氏和睦相处。

易仕熊在吴川生活了45年,于1323年逝世,终年65岁,传下了吴川易氏一脉。在近代,这支易氏后人在创建新中国的革命斗争中继承了先祖一心为国的传统美德。

上杭、东岸、沙坡岭尾、后涌等地易姓村庄是“抗日革命根据地”、“革命老区”。当地易氏在北伐、抗日救国、解放战争中,有将近50个易姓青年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其中有一部分跟随家乡吴川的三位将军:十九路军的张炎烈士(军长,1945年起义失败牺牲)、吴川张世德将军(中将)、任过广东省长的李汉魂(伯豪)将军征战,这些人在北伐和抗日战争中牺牲,成为了无名烈士,至今没有找到他们的音讯。

其中有部分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烈士,我们查到了他们的情况:

让我们永远铭记这些烈士!